记者重返灾区日记:在青川的悲伤、惊慌与温暖

  5月11日,一位灾区群众在青川县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祭奠遇难同胞。新华网前卫 摄

  新华网四川青川5月11日电 (记者刘军)凄风吹过,白底黑字的挽联飘荡;堰塞湖岸,扶老携幼的人们怅然。一位大妈默默地留着泪,看着纸钱一张张燃成灰烬,蹒跚着转刻满遇难者名字的纪念碑走了一圈又一圈……这里是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我们11日来到这里,感触最深的依然是时隔一年仍难抑的悲伤。去年汶川特大大地震,东河口山体崩塌,造成东河口村4个社和关庄镇1个社780余人遇难。尤其是东河口村,半座大山轰然崩裂坍塌,几乎把整个村庄都压在100米以下的无底深渊。

  来悼念的灾区群众告诉我们,曾经的东河口,山清水秀,风景秀美,不远处不仅有流淌的江河,沿岸的草木繁花,更有国宝大熊猫的栖息。曾经这里是知名的富裕村,谁要说自己来自东河口,别人都会打趣说你们各家的宠物都是大熊猫。可是大地震后,山体崩塌,河流改道,更有那么多的生命逝去,给人留下永恒的只有悲情记忆。

  如果说东河口留给我们的是悲伤与哀思,那么在青川县城的午餐则是一场短暂的惊慌。中午我们在县城的一家餐馆用餐时,忽然盘子乱转,桌椅摇晃起来,同行的记者甚至有人听到地底下发出的“喀嚓喀嚓”声。“地震了!”有人说,大家面面相觑,略微有些惊慌,不知如何应对。“莫慌,没啥子事吆。”餐馆老板说,这样的地震在去年大地震以来并不少见,震级不高,没多大影响。果然,短暂的摇晃后,一切归于正常。我们的所有人都在默默祈祷,祈祷地震永远别在肆虐尚在痛楚中恢复的灾区同胞。后来我才知道,当时,青川县发生了3.3级地震。庆幸的是,没有给灾区同胞的重建和生活带来大的影响。

  5月11日,与5.12直播组的同事在东河口地震遗址相遇。他们正在为明天的直播进行紧张的准备工作。新华网前卫 摄

  当然,除了悲伤与惊慌,今天还有一份来自同事的温暖。当我们要离开东河口地震遗址时,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远远地喊我,细看之下,原来是我们新华社的音视频部记者董佳。原来,明天,新华社将联合黑龙江卫视联合直播地震一周年的纪念活动,董佳和来自四川分社、浙江分社、山西分社抽调的记者以及技术局的同事们作为其中的一个直播小组,前来这里进行直播前的准备。灾区相见,大家都有一份温暖相互传递。“小刘,注意安全。”浙江分社的应曲川老师叮咛。四川分社的常筠玲老师更是以东道主的身份询问我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而山西分社的记者武敌则给我一个熊抱,我们都是山西老乡,少不得互道珍重。

  行走在灾区,总是被复杂的情感缠绕。既有对遇难同胞的哀思,也有对灾区重建进展顺利的欣慰,还有对许许多多援建灾区建设者们的敬意。当然,作为新华人,我们奔波在灾区的每一名新华社记者、编辑以及技术人员,身上都有着沉甸甸的责任。大家在灾区相互温暖与鼓励,带给内心如同兄弟姐妹一般的真情感动。